方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方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护妻狂魔之僵尸娘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44:38 阅读: 来源:方巾厂家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长辈们纷纷送上了祝福:“林云,恭喜,恭喜啊!永结同心。白头偕老,早生………”

天空突然暗淡下来,顿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轰咙!啪”,打断所有人的对话

庭院的门“唰”的一下被开了,一阵阴风卷来,地上尘埃四起,林云用袖子挡住了脸,厅堂里一片凌乱不堪,都睁不开眼了。

“为何这么冷!”长辈1

“此风………不祥啊。”长辈2

“怎么回事………”林云皱起了眉头

风来的快去的也快,大门外出现了一位身着道服,身姿挺拔的道长,手里正拿着符纸。

林云顿时疑惑了:“刘道长,你为何在此?”

刘道长在院子里来回的巡视了一圈,朝着厅堂走去:“贫道是一路追捕一只成精的男鬼而来!只见它进了林兄家中………多有冒犯,各位都没事吧!”

大家纷纷摇了摇头,各各脸色吓得苍白,手脚发软。

刘道长收起符纸,拿出了八卦盘,指针朝着树林的方向去了:“男鬼还没跑远,林兄,贫道先告辞了。”(刘道长一个轻功就翻上了屋顶不见了)

就在大家以为安然无事的时候,林娘突然大叫了起来声音颤抖:“啊!啊……儿媳妇!”

林云一回头,只见零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急忙向前抱住她:“娘子…你怎么了?”

血顺着零花的脖子滴在了地上,也染红了林云的手,林云朝着下人喊着:“叫大夫…快去叫大夫…还愣着做什么。”

“是…是,少爷,我马上去!”下人一个劲的冲出大门

“娘子………你别吓我!醒醒啊!”林云的眼泪滴落在她的脸上

“少爷……少爷!(下人摔了一跤,连爬带滚把看大夫背了进来) 大夫来了!”下人喘息着

“大夫请你务必要救我娘子!”林云拽住老大夫的手

老大夫一摸脉搏便摇了摇头:“少夫人不行了……”

林云拽住老大夫的领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少夫人没有脉搏了,我…无能为力了!”老大夫依旧摇头

林云一甩手老大夫摔在地上,伸手指着大门咆哮:“滚……全部给我滚……都滚!”

林云伸手摔烂了手边的唯一没有被风刮倒的花瓶。

月黑风高的夜晚,林府的庭院里摆放着一个精致的棺材,周边堆满了白色的蜡烛,风吹着树叶不安的作响。

林云红肿的眼睛,伸手触碰零花已经冰凉僵硬的脸:“今天本事我们的大喜日子,为何老天要这般对我!……娘子,待我搭理好一切便来陪你。”

林云脱去白色的外衣走进了屋里静静地坐在书房里提笔写下了一封信。

门外传来了喧闹声,推开门外头的下人乱做一团,林云抓住一个丫鬟皱起眉头:“放肆,少夫人才刚刚过世,你们就如此喧闹成何体统!”

“少…少爷……少…少夫人诈尸了!”丫鬟胆怯着颤抖着

“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林云瞪着眼睛

远处传来了叫喊声:“啊!!!!救命……救命……呃…!”

林云一路跑了过去,只见地上东一处西一处的血迹。林云扶住地上一个快要奄奄一息的下人:“你这是怎么了?”

“少夫人……她。。”

“零花怎么了?你说啊……”林云伸手下人已经没有气息了

林云朝着厅堂跑去,棺材边躺着几个人,同刚才死去的下人一样脖子上有两道伤口。

林云掀开棺材盖,空了!林云顿时懵了。

林娘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啊!云儿…云儿!”

“娘!你没事吧!”林云向上扶住林娘担心的看了一圈

“鬼……零花诈尸了…她…她把那些人都咬死了………啊…啊!”林娘抱住脑袋

“娘!我送你回房间!不管发生何事都不要出来!”林云将林娘安顿好又回到了厅堂,一道人影从他的面前跃过上了屋顶。

那熟悉的背影,林云拔腿追了过去:“零花!”

林云见她衣衫血迹斑斑,刚才那一切真的都是她所为?这不可能!她生前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一定是哪里出错。

林云一路追进了树林里就不见踪影了,树林的尽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零花!零花……你究竟是怎么了!”

防不胜防一双冰凉僵硬的手从身后掐住了林云的脖子,月光透过缝隙,林云瞳孔放大,嘴微张。

林云脖子一阵生疼,感觉血液正一点一点的被抽离!脸色铁青额头冒青筋:“啊!”

林云倒下的那一刻,依稀看到了零花那苍白的如纸脸,如玛瑙红一样的眼珠,那不属于她的冷漠眼神,还有那残留血迹露在外头细长的獠牙。

不,这不是真的…林云的视线漆黑,耳边嗡嗡作响,心脏极快的跳动着,失去了意识!

太阳从窗户的缝隙透了进来,一双温暖的手抚摸着林云的脸:“相公!”

林云睁开眼自己正躺在床上,看到床沿边的零花激动的坐了起来:“娘子!娘子……你还活着…太好了!”

零花伸手拍了拍林云的后背:“相公,你在说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是不是做噩梦了……。”

林云红着眼角,还好只是梦!突然眼前的景象都烟消云散,林云不知所措:“零花………零花!”

耳边传来了一道声音:“林兄……快快醒来……林兄!再不醒来你可真要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林云猛的睁开眼睛,脖子传来剧烈的疼痛:“啊!”

林云发现自己正泡在一个装满白水的木盆里,脖子上正敷着药,身边正站着一个男人,林云虚弱的声音:“刘道长……我…娘子了!”

“被贫道捆在隔壁的房间里,她已经尸变了…就是俗称的僵尸…”刘道长手里拿出一张符

林云伸出手拽住刘道长:“你想要干嘛!”

“你也险些尸变了,贫道收了男鬼之后还是不放心,于是又返回…碰见了倒在树林里的你,好在及时处理!今日午时必须将她火化!不然后果……”刘道长推开了林云的手

“不可以!她还活着!”林云从木盆里起身摔了出来

“林兄,你又何必自欺欺人!人死不能复生……你的娘子已经不是人了…僵尸是没有人性,继续留着只是死更多人……你脖子上的伤口你应该很清楚!看来贫道是没有必要争取你的意见了!”刘道长直接破门而出

林云拽下一边的衣服穿上,扶着墙走出房间:“我不管她是人是僵尸……我已经失去一次……我不能失去第二次了!你不会懂儿女长情。”

“贫道只为苍生…”刘道长踢开了关着零花房间的门

“世间鬼怪如此之多,道长你一人又如何拯救苍生,我宁负天下人…也不负我娘子!莫怪我!”林云伸手直接打在刘道长的脖子上

“你!”刘道长晕了过去

林云取走了一本道书,跌跌撞撞的带上被符咒控制住的零花。

风暴帝国游戏下载

美亚娱乐app

星界幻想

啪啪联盟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