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方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家长刚需催热山寨托辅机构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0:11 阅读: 来源:方巾厂家

在城市的住宅小区、菜市场、中小学附近,人们常常能见到这样一些广告:午托、晚托、中小学语数英同步辅导、快速作文……在刚刚过去的暑假,这些机构借着商机“狠狠”地打了一场招生广告战。

但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这些培训内容多样、价格收费低廉的托辅培训机构大都没有经过相关部门审批,无论是教师资质还是办学场地等条件大都不符合要求,属于地道的“山寨货”。可就是这样的机构,却大受家长欢迎,近几年还出现越来越兴盛的势头,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居民楼内暗藏大量“山寨”托辅机构

8月下旬,记者走访了广西南宁最大的城中村——万秀村。在万秀小学大门正对面的一栋居民楼里,竟然有3家托辅机构。记者以家长身份拨通广告上刊登的“黄老师”的电话,对方表示,她正在给孩子上课,欢迎记者等会儿过去参观。

在居民楼二楼的拐角处,记者找到了“黄老师”提供的门牌号,紧锁的防盗门上贴着一张A4纸大小的课程表,上面写着1~9年级的课程安排和英语辅导时间安排,备注为“滚动招生,每个班只招6~8人”。

这是一套面积不大的一居室,屋内四壁空空,没有悬挂任何营业执照。面积较大的房间里摆着10张上下铺架子床,床与床之间仅能容纳一个人经过;而小屋内放着5张旧课桌和一块黑板,两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一人趴在课桌上写生字,一人在一旁蹦跳着玩耍。

“这里只有一间‘教室’,怎么可能上1~9年级的课程?”面对记者的疑问,黄老师解释说,这里实行的是滚动招生,不同年级的学生会错开时间安排学习,每月只需要350元~500元学费。对于安全问题,她自信地说:“这里可安全了,你看还有防盗门,楼下的大门有钥匙才能打开,孩子是乱跑不了的。”

随后,记者在南宁市秀厢大道北湖安居小区,探访了另一家培训机构。这家号称有10年以上培训经验的培训机构,其接待室设在居民楼下车库改装的房间里,除了堆满资料的办公桌,记者注意到屋内墙上还贴着一张“黄冈中学网校南宁分校授权书”,日期标注为“2011年5月30日~2012年5月30日”,已经过期几个月了。

闲谈中,记者了解到办公室负责人“陈老师”刚从大学毕业,现在在帮老板打工。他说这家培训机构总共有五六十名教师,大部分是在职老师,还有小部分是大三以上年级的在校大学生,都有丰富的教学经验,采取一对一的辅导模式,学费是30元每小时。

在“陈老师”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培训班现场,这是一套两室一厅的居民房,大厅摆满了十多张相连的桌子,两个大学生模样的“老师”在指导两名学生做作业,其中一名学生双脚蹲在凳子上;另外两间房除了两张桌子,还摆了一张床。

看到“陈老师”过来,一个年轻人凑上前轻声地对他说:我给学生上的物理,课本提前讲完了,可他还有一节课,怎么处理好?“陈老师”想了想回答说:那就给他再上一节复习巩固课吧。

记者在广西玉林市采访时,也发现了很多分布在居民楼内的“山寨”托辅培训机构。在玉州区大北小学附近,记者粗略数了一下,有七八家不同托辅培训机构的广告,均以收费低廉为卖点,价格最低的每月只需要200元。

事实上,不光在二三线城市,即便是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没有正规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及其他相关手续,在居民小区内“裸奔”经营的暑期托管班也比比皆是。北京海淀区一小区居民王先生抱怨说,他家楼上有人办托管班,暑假里每天都有学生来上课,孩子们的吵闹声和蹦跳声让楼下的他苦不堪言。

一组来自官方的调查数据,从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山寨”托管培训机构泛滥的现实:据媒体报道,今年7月,河南省洛阳市中小学教育辅导机构规范管理工作会议透露,经过一个月的调查摸底,全洛阳市各类教育辅导机构总数为843个,其中公办机构仅有1家,其余全为民办机构。而经教育部门审批的只有274家,经工商、民政、劳动、体育等部门审批的有7家,其余562家均未经审批。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二的教育辅导机构没有获得办学资质。

家长刚需托起廉价“山寨”托辅机构

“一到假期就头疼!”正成为许多家长的一块心病。父母要上班,孩子放长假无人看管,“花钱买心安”成了很多家长无奈的选择。

家住万秀村的黄先生在一家建筑公司做工,妻子在工地上帮忙煮饭打杂,每天晚上要忙到七八点,夫妻俩才能回家。刚放暑假时,考虑到安全问题,他们把10岁的儿子独自锁在出租屋中,可儿子在家看电视,有时一看就是一天,连饭都忘了吃。“本来儿子视力就不好,我担心没人看着,他把眼睛看坏,找个暑期托管班有老师管着放心点儿。”黄先生说。

“别人都送孩子上补习班,我也怕孩子不多学点以后跟不上。”刚放暑假,家住北湖安居小区的张女士为了让女儿度过一个充实的假期,她在周边地区考察了3家托管班,按照这些机构安排的课程,情况都差不多,孩子除了写暑假作业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践提高项目,让她感到有些失望。最后,她挑选了一家开设了英语听力课的家庭托辅班,每月400元学费,“我也想给孩子报正规培训机构的托辅班,可几千元的学费实在负担不起啊。”

采访中,记者发现,对于很多经济条件并不宽裕的家长,在给孩子报托辅班时并不关心辅导机构是否具备办学资质,大都只是简单地向辅导机构了解一下师资和收费情况,就把孩子送进辅导班。随着进城务工人口的增多,小升初等升学竞争压力的加剧,家长刚需对廉价“山寨”托辅机构的兴盛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监管空白导致“山寨”托辅机构泛滥

玉林市消防支队副支队长农洪业告诉记者,支队在执法检查过程中,每年大概查处5到6起不规范的少儿托管辅导机构。按照规范要求,一个合格的少儿托管培训机构除了要具备相应的教学、卫生条件,还要有足够的安全出口、消防设施,并办理相关的证件,并确保相关消防设施完整好用。否则一旦发生火灾,容易出现逃生失败等严重的安全事故。

农洪业表示,一般这些不规范的托辅培训机构选址都比较隐蔽,或场所不固定,随意变动,查起来比较困难。此外,查处一家违规运行的机构,要涉及到工商部门、教育部门等,消防部门没有取缔权利,只能局部查封,临时叫停,直到整改合格,并取得相关许可证。

家住广西玉林的小宇,是广西某师范类院校大二的学生,暑假他和几个同学在自家的小区内也办了个辅导班,通过小广告和熟人介绍招到了6个5岁左右的孩子,教他们认识生字,学费在200元~300元之间。

小宇说,像他这样暑期打教育工、在家办培训班的同学还有很多。“说实在的,我办的这个托管班每月的盈利不超过1000元,谁会愿意为了这1000元的外快费心劳力地办执照呢?”小宇说,他开班近2个月,也从来没有哪个部门来检查干预过。

记者向教育行政部门了解到,由于这些托辅机构的经营项目横跨教育、家政、餐饮等方面,性质难以界定。就监管而言,暑期托管市场正处在教育部门、工商和劳动社会保障部门职能范围的“真空地带”。加上我国现有的法律法规没有关于托管班管理的明确规定,也没有明确任何一个部门负责托辅班的审批,导致很多托辅班的举报者不知该向哪个部门提出申请。

玉林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副教授毛家武认为,教育部门联合发出校内“禁补令”后,实际上把家长的托管“刚性需求”推向了市场。只不过是补课地点由校内转向校外。各种社会培训机构和个人利用“禁补令”的漏洞,占据了暑期课外培训市场。

在升学压力、社会竞争等各种因素压迫下,许多家长对培训班的选择促成了市场的急剧膨胀,也促成了各种不规范现象的滋生。面对大量存在的社会需求,相关部门在政策制定和管理执法方面存在明显的滞后,亟需建立起规范的市场准入机制。“而假期中,一些家长和学生竟然不知道除了补课之外还能干什么,这是大力提倡素质教育时代的一种悲哀。”(记者 谢洋,实习生 沈洁)

女装大衣

蚌埠工作服定做

克拉玛依设计职业装

三亚西装制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