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方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MediaV杨炯纬离躺着就可以赚钱还有多远

发布时间:2020-02-11 00:02:02 阅读: 来源:方巾厂家

“我一直梦想有那么一个东西,就是我躺在那儿,什么也不干,钱就可以哗哗哗地溜进来。”杨炯纬边说边喝着王老吉凉茶。

他所描述的是一个靠技术和产品驱动的公司。在他眼里,那是一个好公司。

但在好耶的10年里,杨炯纬说,这一直只是他的梦想,这也成为他离开的一个原因,2009年5月,杨炯纬离任好耶总裁,随后创立MediaV。同时加入的,还有好耶几个区域总经理。

事实上,这一年,好耶原CTO、创始人之一王建岗亦离职创立传漾,也从好耶带走几个高管。

杨炯纬的说法或许可以从公开报道中找到一些佐证。

2010年10月,分众出售好耶之后,CEO朱海龙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曾谈到2009年的高管离职潮。“为什么没能把这些人留住?”朱海龙也有过自省,他觉得,“可能是我对他们太严苛了。他们想做一些东西,由于我对短期利润的要求,没给他们太多试验梦想的机会。”

那么,MediaV又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它离杨炯纬“躺着就可以赚钱”的梦想还有多远?

被京东逼出来的收费模式

杨炯纬说,转到按订单结算的第一个季度,MediaV就亏损30%。但对MediaV而言,“按订单结算以后,这条路就通了”。

杨炯纬口口声声说MediaV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但作为普通网民,你却难觅MediaV的踪影。不过,如果你在浏览网页时,希望网页弹出的恼人广告变少一点,或者,弹出的广告都是对你有价值的,MediaV正在努力帮你实现。

MediaV是一家专业从事精准营销及数字营销的广告技术和服务机构。具体而言,MediaV要在前端购买一定的网络媒体资源,并对媒体广告位上出现的海量用户进行行为跟踪和记录,在分析每个用户的偏好和需求后,从后台众多广告主中挑选出他们认为最适合的广告推送给用户,以期提高广告的投放效率。

虽然是按照一定价格来采购媒体资源,但在广告主这一端,MediaV则承诺按所产生的订单收费,即按CPS( cost per sale)收取广告费。

如今,京东、一号店、玛萨·玛索、淘宝商城、好乐买等电商公司均出现在MediaV的客户名单中。杨炯纬称,MediaV目前的客户主要是电子商务公司,“国内前50名的电商公司,我们大概签了40家”。

由于MediaV在前端采购的是诸如新浪、搜狐等大媒体的资源,而且是大媒体中诸如横幅这样的广告位,杨炯纬认为,这种广告本身就包含品牌广告的价值,所以,MediaV跟客户结算的CPS价格当中,除了每个订单的价格,还包含一部分品牌广告的价格。因此,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MediaV提供的是一种按CPS计费的品牌广告服务。

国内的亿玛和浪淘金也是按效果付费营销服务机构。但在浪淘金CEO周杰看来,相比MediaV,浪淘金是一个纯效果广告平台,它购买中小型的媒体资源,主要帮助那些新崛起的中小型电商企业找到新客户,并按订单结算。而除了电商客户,浪淘金还为传统的中小型企业主提供互联网广告服务,并根据广告主的特点,采用电话、注册、留言等多种效果衡量方式和计费方式。

但MediaV最初的业务模式也并非如此。杨炯纬自己也说,MediaV最初与好耶很相像:即向客户提供所有跟互联网广告相关的服务,包括策划、创意、规划预算、出排期等。

离开好耶,为何又类似于好耶?杨炯纬称,创业之初,“既没有媒体,也没有广告主,技术平台还在研发中”的MediaV面临两种选择:一种是,先买断一部分媒体,然后再找广告主,但风险在于,媒体广告资源是不可储存的,在广告订单跟不上的情况下,要承受大量亏损;另一种方法是,先找到一些广告主,帮广告主去投放广告,这样

的话,亏损会比较小。

他选择了第二种做法。“如果先有广告主,没有媒体的时候,我们就是一个广告代理,跟好耶没什么区别。”直到今天,MediaV仍有20%的营收来自互联网广告代理业务。

转变始于2010年上半年。彼时,京东是MediaV的一个客户。“在合作过程中,我们发现,京东常常会拿订单来考核他们”,杨炯纬回忆,那时候跟京东并非以订单结算的,所以,每次做排期都要经过各种试验,都要与京东沟通。后来,MediaV索性直接按订单跟京东结算。

后来,MediaV针对电商客户全部采用CPS结算。“一开始会觉得很痛苦”,杨炯纬说,转到按订单结算的第一个季度,MediaV就亏损30%。但对MediaV而言,“按订单结算以后,这条路就通了”。犹如绿盒子市场总监周浩所说,“按CPS结算,让营销成本变得可控,广告主当然喜欢”。

两年:从0到2.5亿

两年前在居民楼办公的最初半年里,让杨炯纬比较“尴尬”的是,最初连招聘一个前台都很困难,“人家来了一看办公环境就怕了,担心是皮包公司”。

MediaV位于上海恒丰路568号恒汇国际大厦的办公室宽敞明亮,其北京办公室也于今年初搬进了霄云路的鹏润大厦。在广州和深圳,MediaV也驻扎了人马。如今,其在全国的员工规模达到220多人。

而就在2年前,MediaV还是“潜伏”在上海的一间居民楼里,只有几个人的小公司。

在居民楼办公的半年时间里,让杨炯纬比较“尴尬”的是,最初连招聘一个前台都很困难,“人家来了一看办公环境就怕了,担心是皮包公司”。杨炯纬不得不给来应聘的人介绍自己之前的经历,并留下自己的姓名和电话,“让他们到网上去查,是不是有我这么一个人,是不是长这个样子”。

MediaV这个名字首次出现在媒体上,是在2010年8月其成立一周年之际。彼时,埋头苦干了一整年的MediaV在技术上取得阶段性进展,并正式向外界发布了面向广告主、网站主的广告管理系统,以及其开放式的广告网络运营平台。依托这一系列产品,MediaV互联网精准营销的战略进入全面实施阶段。

杨炯纬也赶上了好时候。根据易观国际的统计,2007-2010年,中国网络广告市场规模几乎每年都保持30%以上的增长,去年的规模为279亿元,同比上涨79.3%。在投资方光速创投董事总经理宓群看来,电子商务的快速成长对MediaV带来很大的帮助,因为电子商务网站通过订单量最能直接反映广告的投放效果。艾瑞咨询的COO阮京文曾透露的一个数字是,2009年国内电商客户在网络营销上的投入达50亿元左右。

2010年,MediaV实现2.5亿元营收,较上年翻了10倍,2011年的目标是5亿元。这个速度让宓群看到,MediaV“业务发展超出了最早的财务预期”。

光速是MediaV最早的支持者,在2009年向MediaV注资400万美金。据说在MediaV还未正式注册时光速就给出了term sheet,甚至连最终版本的商业计划书都是宓群帮助修改的。2010年,MediaV又从光速创投和纪源资本那里获得1500万美金投资。无论是光速的宓群还是纪源资本的符绩勋,都是专注互联网的“老兵”:前者出身Google,后者曾投资百度。

如何让技术成为杀手锏?

杨炯纬当然明白按CPS付费营销模式的风险,但“这样就把技术逼到了绝路上,就可以让我们把技术逼出来,因为利润率是和技术挂钩的”。

绿盒子市场总监周浩认为,按CPS付费的营销模式在业内还是“非主流”,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于MediaV等按CPS计费的第三方营销平台而言,这种模式的“风险还是挺大的”,他们采购媒体的费用是按天计算的,如果客户这端没有产生足够的订单的话,营销平台就得承担亏损。

2010年,MediaV仅采购媒体资源就花费了1亿元,虽然这一年的营收达到2.5亿元,但仍未实现盈利。

杨炯纬当然明白其中的风险。但他认为,“这样就把技术逼到了绝路上,就可以让我们把技术逼出来,因为利润率是和技术挂钩的”。

如今,在MediaV220多人的队伍中,有60多人是技术人员,为广告效果服务的还有创意部门、优化部门。创意部门要为每个广告主策划不同的广告;优化部门的人则要天天看数据,对一些不能完全靠计算机说了算的工作进行人工调节。

杨炯纬本人就是技术出身,早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的计算机软件专业。两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打造以技术为驱动的核心竞争力。

2010年,MediaV邀请原谷歌技术总监胡宁的正式加盟并出任首席技术官。胡宁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后在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获得娱乐技术硕士,计算机科学硕士、博士学位。2005年加入Google的胡宁,先后在Google纽约、硅谷总部、北京分部工作过,历任工程师、高级工程师、主任工程师、技术总监。

杨炯纬称,近期他们还要宣布一些技术人员的加入,他们中包括“从雅虎挖来的高级科学家”。

按照计划,MediaV第三轮融资的资金,一方面将加强对产品和技术研发的投入,同时,还将吸引国内外更多的高级人才,并进行适当的投资和并购。

中山注册公司要求

广州筹划税务网

广州注册公司条件

相关阅读